当前位置:南柘信息门户网>综合>百年南开“越难越开”:以己为舟济苍生

百年南开“越难越开”:以己为舟济苍生

南开大学校园于方舟烈士纪念碑。张道正

南开大学校园于方舟烈士纪念碑。张道正

新华社天津10月18日电:南开百年“更加艰难,更加开放”:以自己为舟,帮助老百姓

新华社记者张道正

南开大学一直是一所隐蔽而务实的大学,其百年校庆最近向全世界罕见地高调宣布了这所“更加困难和开放”的大学的骄傲。

17日,于方舟的一尊烈士雕像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静止不动。这个地方很美,前面有一个新开的湖,后面有一个科学图书馆“文汶馆”,紧挨着马蹄湖和海冰建筑。

雕像是一张年轻的脸,主人去世时才28岁。于方舟虽然年轻,但有着特殊的地位,他是南开大学成立后为祖国牺牲的第一位革命烈士。

1922年,在李大钊同志的介绍下,于方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南开的档案中,他的学生号是384。“来自四面八方的狂澜力量,对岸一定是强船。方舟有多重?方舟怎么了?”在这首充满激情的诗中,于方舟激励自己“努力强化上帝并掌舵”。即使“在茫茫大海中,方舟的一片叶子就像一根平茎”,他也只会“战胜他面前的魔法,何必担心浩瀚的大海”...原名“余朱兰”,改名为于方舟,发誓要成为“渡江之舟”。

“以己为舟,助人为乐”于方舟是南开人民的缩影。南开大学诞生于1919年,当时五四运动正在激烈进行,它的“父亲”严修鼓励南开学生不要当高官,而要当爱国者。学校校长张伯苓说,“教育应该为国家和国家的最高目的而进行”。

九一八事变和东北沦陷后,张伯苓校长命令学校工作人员每天按铃,先是九次,然后是一次、八次,警告所有师生不要忘记他们的民族耻辱。因为南开大学是“抗日根据地”,所以被视为日本方面的眼中钉。从1937年7月28日深夜到7月29日清晨,日寇野蛮轰炸,留下南开大学一片废墟和“思远堂”的一半作为唯一残存的建筑。

南开大学现任校长曹雪涛说,尽管校园遭到破坏和破坏,“南开的精神越来越受到挫折的刺激”。师生们旅行了数千英里,在南方渡过了湖南河,来到了昆明,并与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联合组成了西南联合大学。他们为中华民族的生存、救国和为国家服务培养了杰出的人才。他们在中国乃至祖国西南边陲的世界高等教育史上写下了一个传奇,直到他们回到北方的学校重生。

这是一所“更加困难和开放”的大学。如今,在南开大学校园里,思源堂已成为最著名的建筑之一,它是游客打卡、情侣照相和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这座历史建筑经过清理和修复,变得更加卓越和高耸,它培养了化学家苏蒂、植物学家尹红章、物理学家吴大猷、数学家刘晋年、江泽涵和陈省身等伟大的教师和学者。

参加庆祝活动的南开大学1949化学系老校友刘成镇怀着深厚的感情回到了母校。他说,“我们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学习和住宿都在胜利大厦。其他地方被日本人轰炸了。现在南开在过去的100年里发展得很好。我不知道很多地方。”

在过去的一百年里,这所学校变得越来越漂亮,但是有一件事一直延续到今天。这是南开“校父”严秀亲自为南开学生设置的40个字的“容止座右铭”。张伯苓把这个刻在宿舍前门廊上,作为“镜子专家”。说40个字:脸会干净,头发会合理。衣服必须修剪,钮扣必须打结。头挺直,肩平。胸部宽度,背部挺直。气质不应该傲慢,暴力不应该无所事事,色彩应该和谐宁静。

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数百年的南开孕育了无数骄傲、不容置疑、务实的绅士。过去有像于方舟这样有远大理想的人,将来有像杨靖年这样“愿意当冷板凳”的大师。

新时期,南开大学中国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叶嘉莹先生将他的全部财产捐赠给南开大学,以教育后来者。张伯苓说:“不朽的是南开的精神!”。(结束)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